氣候改變世界:看千年前的氣候變遷,如何重新劃分世界文明的版圖,布萊恩·費根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全文閱讀下載

原創 qiangshuai521  2019-09-10 15:38  閱讀 74 views 次
WordPress免費響應式主題:Unite主題

氣候改變世界:看千年前的氣候變遷,如何重新劃分世界文明的版圖,布萊恩·費根,電子書,mobi,pdf,txt,epub,kindle,全文閱讀下載

本文書籍獲取方式:

1.掃描上面二維碼免費獲得,添加備注,小編看到后會第一時間回復。

 

捉襟見肘的歐洲小農

1000年前,歐洲一切活動都依賴農業。從不列顛、愛爾蘭到中歐,八至九成人口辛勤耕種以填飽肚子,幸運的話,收成才能有所剩余。歐洲大陸上的農民過著僅足自家溫飽的生活,作物一歉收,生計就有問題,而豐收或歉收全取決于難以捉摸的氣溫和降雨。

那時的人口比現在少很多。倫敦人口在公元1170年首次突破3萬大關,以當時的標準來看,已經是大都會。英格蘭其他城鎮的人口則少得多,例如英格蘭東部的諾里奇(Norwich)只有7000至1萬名居民。法國、德國、瑞士、奧地利與低地國的人口,在公元1200年時約有3600萬,如今則超過2.5億。這3600萬人幾乎全住在大小村落或小鎮,因為城市這時才剛成為歐洲人生活里重要的一環。每個人,就連最大的領主,都依賴不靠機器、雜交種子或肥料耕種的鄉村。犁與耙靠馬與牛拉,甚至靠婦女拉。收成靠人力,收割的谷物靠人背到市場,或者用牛拉車或河上平底船運過去。

鄉村景致由森林與林地、河谷與濕地交織而成,且不斷因人類活動而改變風貌。許多人住在孤立的小部落,周遭是凌亂的田地。但越來越多人居住在較大、較集中的村子,附近的可耕地分割成數大塊開闊地,每塊開闊地再細分為數小塊長條形田地。這些小田地通常被稱作弗隆(furlong)[1],每塊面積約0.2公頃。每個佃農在不同大塊開闊地上各持有幾小塊長條形田地,卻不會在所有土地上同時栽種。每個農民都知道,可耕地得定期休耕,以恢復地力,將植物病蟲害降到最低,休耕前還得放牲畜啃食其上的殘株、排糞施肥。排水最佳、最輕質的土壤,最利于谷類作物生長。牲畜不只啃食田里收割后的殘株,還會到樹林里和開闊牧草地上較重質、黏土成分較高的土壤上吃草。一如今日僅能溫飽的非洲農民,中世紀農民了解不同牧草的特性,了解從哪些不易察覺的細微處判定地力已恢復,了解不同野菜的生長季節。為防寒霜、暴風雨或干旱突然來襲,他們唯一的自保法門就是多方取得食物,絕不只依賴谷類作物。

中世紀英格蘭農民播種,然后耙地,讓泥土覆蓋種子

女人在收割季時收割、捆綁谷物

在中世紀的歐洲,靠土地填飽肚子并不容易,但歐洲人做到了,有時收獲頗豐,特別是在溫度高而較干燥的盛夏時節。英格蘭與法國農民主要栽種小麥、大麥和燕麥。普遍來講,約1/3土地種小麥,1/2種大麥,剩下的種豌豆等其他作物。以今日標準來看,即使是豐年,產量都算少。小麥豐收時,每公頃約產540公斤到840公斤(今日產量則超過3150公斤),而且單位產量里有154公斤要留作種子,供下一季播種。由此可知產量的確很少,除了最豐收的年份,很少有糧食剩下。用來釀制啤酒的大麥單位產量較高(1580公斤),但留供播種的種子也較多。一般來說,豐年時的谷物產量幾乎是種子的四倍。

活命靠的是分散食物來源。每個人都種菜。富含蛋白質的豌豆和其他豆類在早春時當田間作物栽種,秋天采收。人們任豆莢在植株上干燥,豆梗便犁回田里充當肥料。形形色色的蔬菜和香料植物為那個時代基本上無肉可吃而以面包、稀粥為主食的歐洲人補充了日常營養。

大部分農民都會養一些牲畜,可能是一兩頭乳牛,一些豬、綿羊、山羊、雞,幸運的話,還會養匹馬或幾頭牛,或至少在需要犁田時能弄到牛馬役使。牲畜提供肉、奶,還有獸皮與羊毛。剪羊毛是春季大事,選在溫暖西風吹起、預示夏天就要來臨的晴朗日子進行。婦女打開門窗,讓新鮮空氣進來,和風將柴煙吹出門窗。戶外,村民聚集在柳條大圍欄中,綿羊在里面相互推擠。空氣里彌漫著羊毛味。穿著緊身皮大衣的男人把一只只綿羊抓來,用簡陋的鐵剪剪羊毛,鐵剪在這溫馴的牲畜背上翻飛,手法利落。剪過毛的綿羊一臉茫然,抖抖身子,由小伙子趕到附近的畜欄里。待在附近的小孩拾起羊毛,放在木架上,在明亮的陽光下曬干。

牲畜一整年大都在外自行吃草覓食,特別是豬。秋季時,豬大啖橡實和山毛櫸實;冬季的喂養則不同,讓具繁殖力的牲畜活命是首要任務。多余的公牲畜和奶水枯竭的乳牛,秋季時不是賣掉,就是殺掉,好騰出干草給最有價值的牲畜食用。采收干草至為重要,6月開始割草,持續到7月,視氣候而定,因為干草必須絕對干燥,以免采收后腐爛變熱而著火。天氣晴朗的日子,男人帶著長柄鐵質大鐮刀,排成一列掃過草地,割下的草成排置于原地曬干。他們還會回來翻動草堆幾次,使其干透,然后摞成堆存放。摞成堆時,外層堆成茅草屋頂的樣子,用以防雨。干草收割是年中大事,卻要看上天肯不肯賞好天氣。收割季碰上下雨,冬季就甭想有干草儲存,牲畜可能全挨不過冬天。在此,我們再次看到,一切全看氣候。

即使是歉收年,農民仍得繳稅和教會的什一稅,從而耗掉存糧。一戶四口之家有兩公頃地,可以勉強過活,不怕挨餓。但家里每個人,就連年幼的小孩都得幫忙種菜,出去采集蘑菇、堅果和漿果之類的野生植物。碰上霜害或暴風雨造成的歉收,靠兩公頃地,生活幾乎是捉襟見肘;連年歉收,則意味著饑荒、與饑荒有關的疾病降臨,運氣好的話只是營養不良,但必定會有人死亡,特別是在寒冷而凄慘的冬末月份。因為那時存糧一向不足,且為期40天的大齋節才剛剛開始。

每年夏去秋來之時,每個村鎮收割作物,感謝上帝賜予豐收,因為生活很不容易。循環往復的四季限定人的生活作息。栽種、施肥、收割的例行活動,亙古不變的生老病死,還有人認為上帝我行我素的作為,也起了同樣的作用。

在這個不知何謂長期天氣預測的時代,不管是君王、貴族、軍閥、商人或農民,每個人都擺脫不了暴雨、干旱、強風、晴朗夏日的循環支配。他們不知不覺加入了大氣與海洋合跳的氣候之舞——錯綜復雜的加伏特舞曲[2]。但舞步漸漸放慢,變成從容不迫的華爾茲,夏季炎熱和較穩定的氣候成為常態。在公元800年至1300年間,這傾向尤其明顯,氣候改變的步伐放慢了。正是在這500年間,即中世紀溫暖期期間,歐洲發生了巨變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aqylk.icu/%e6%b0%94%e5%80%99%e6%94%b9%e5%8f%98%e4%b8%96%e7%95%8c%e7%9c%8b%e5%8d%83%e5%b9%b4%e5%89%8d%e7%9a%84%e6%b0%94%e5%80%99%e5%8f%98%e8%bf%81%ef%bc%8c%e5%a6%82%e4%bd%95%e9%87%8d%e6%96%b0%e5%88%92%e5%88%86/6044/
關注我們:請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號:掃描二維碼讀路:致力提供kindle電子書下載、分享。包括mobi、epub、pdf格式的公眾號,公眾號:超級讀書繪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 讀路網 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評論已關閉!